“纽约客”,1981年6月29日,第30页叙述者在医院里,从手术中恢复过来以除去一些使她无法怀孕的疤痕组织

她在医院里的邻居格雷斯正在从子宫切除术恢复,这是一项更严重的手术

叙述者想起几年前的一段时间,22岁时她在英格兰的一家医院

当时她更加紧张,她的康复更加困难

她观察了另外三名在她的房间里呆了一段时间的病人,并且侃侃而谈医生和护士可怜的床边礼仪

格蕾丝很难过

第二天早上,一位名叫内尔的护士进来了

她明亮的居高临下地刺激了叙述者,但格雷斯相信她

内尔原来是一位优秀的护士,鼓励格蕾丝在一个最终使她顺利的过程中

叙述者重申,当她在英国医院时,她通过照顾另一位病人来医治自己,并反映出格雷斯以自然的信任治愈了自己

查看文章

作者:岳郧锃

team
team
team
team
team
team